尚趣网
白山黑水之恋 冬日雪乡之旅

如果没有见过雪,那你便不曾有过冬天,

  如果你没有去过雪乡,那你便不曾见过雪。

冰雪美景

  第一天:从哈尔滨出发到雪乡,近三百公里的路程,将近6个小时。经五常市,山河屯,沙河镇,一路上,放眼车窗外,在这片神奇富饶的土地上,有着沃野千里的松嫩平原。当车子进入盘山公路后,窗外的风景发生的奇异的变化。盘山公路宛如一条白色的玉带缠绕在群山的腰间。厚厚的白雪覆盖着山坡的红松林,像漫山美丽的圣诞树一样。远处的山坡就像一幅水墨画美不胜收。

沿路美景

  雪乡其实并不是它的真名,而是位于黑龙江省海林市张广才岭大海林林业局的双峰林场。这里山高林密群山环抱,平均海拔800余米。北面袭来的贝加尔湖冷空气和南来的日本海暖湿气流在此频频交汇,造就了雪乡独有的小气候,冬季积雪厚度可达2米深,从每年的10月至次年5月积雪连绵,雪期长达7个月。雪量堪称中国之最,而且雪质好,粘度高,素有中国雪乡的美誉。

雪乡

  一路进山,这里有国家级雪上训练基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八一滑雪场,也有五星级的戴斯酒店,但我们更加向往的却是那宁静的山村雪世界。我们的车穿过雪韵大街,停在村口。一下车跳到雪地上,跺着脚上的雪,松软松软的,舒服极了。放眼望去,半山上,有一片小村庄,看上去有二十来户人家,家家门前挂着喜气的红灯笼,大门上贴着红对联。炊烟袅袅的屋顶上,厚实的白雪就像大蛋糕上向下流淌的奶油,让人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。

可口的东北菜

  拖着行李,走进暖乎乎的木格棱小屋,总算缓过神儿。坐在真正的乡村大炕上,热情的屋主人早在小屋里摆满了各色东北菜,大概是饿了六个多小时,大伙放开肚子狼吞虎咽。稍稍休整后我们要上羊草山看日落。

当地土坦克

  午后三点多,我们坐着当地的土坦克,忍着浓浓的柴油味,顶着巨大的噪音,左摇右晃半个小时后,到达了羊草山顶。

  这时太阳从远处的云雾中若隐若现地露出笑脸,火红火红的,把整个山顶都染上了神秘的色彩。置身于茫茫雪海中,从未见过如此厚、如此洁白、如此纯净的雪。澄净的天空、白雪覆盖的松树林,树下的小草上也结满了雾凇,似一朵朵盛开的棉花。这一切共同勾画出一幅幅绝美的图画,让人心神俱醉……大家都惊叹着、兴奋着,眼前所见到的一切无法用言语表达,只能欢呼着,奔走着,努力的用相机记录着这浑然天成的美景。只是这一路得时时小心脚下陷阱——及膝深的雪窝。深一脚,浅一脚,不一留神就幸福地掉进坑里,起个身都难。

夕阳下的雪乡

  很快西边燃烧起绚烂的晚霞,一朵一朵一片一片的,温暖地抚摸着山坳里的生灵……当最后一抹夕阳消失天边时,我们也早已冻成冰棍。于是大伙麻手麻脚地蜷缩在坦克车里又轰隆隆地下了山。晚餐比午餐丰盛许多,多了鸡肉与鱼。虽然东北菜咸乎乎,但就着白米饭吃起来还是挺香的。

东北传统二人转

  东北人说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。二人转是东北的一种特色曲艺,又称小秧歌、双玩艺。表现形式为一男一女,服饰鲜艳,手拿扇子、手绢,边走边唱边舞,表现一段故事,唱腔高亢粗犷,唱词诙谐风趣。不过据说如今东北的民间二人转大多比较低俗。今晚在梦幻家园观看的这所谓的二人转表演中,表现内容大多是城市的灯红酒绿、打情骂俏、金钱、美女以及农民的愚昧。笑过之后也无可圈可点之处。恰好林业局领导带着客人来雪乡玩,演员一个晚上的表演算是有够卖力,十八般武艺尽情展现,台下的我们边啃瓜子边用小木排敲桌子,相当配合。

夜晚散步在雪乡

  夜晚在雪中漫步别有情趣。不少人家都会点上红灯笼,银色的月光下,红红的灯光洒在雪地上,显出一种宁静的美丽。伴着咯吱咯吱地脚步声,一大伙的游人们在村口各自散开,回到自己的农家小院。

  主人们早就烧热了火炕,火炕是用砖头塔成的大床,缝隙用水泥填上,铺上床垫或塑料毯,床侧面铺上瓷砖,床肚里是空的,在床下面的灶眼里烧上木柴,把炕面烘得烫烫的,躺在上面热乎乎的。这一晚注定要热情难眠。虽然下面垫了被子隔热,可这雪乡一夜,我们如同在锅上煎烙饼,辗转反侧,手脚不由自主就探出来找个稍稍凉快的地方。

  半夜醒来,偶然听到一两声从远处传来的犬吠,又复归于宁静。我知道自己正睡在静谧的大山深处,我想,此时的大山也许正在静静地飘落雪花,明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想着想着又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清晨的雪乡

  第二天:雪乡地处山谷,太阳升起得很迟,快8点了,整个雪乡仍处于睡眼朦胧之中。臭美的我们起了个大早,在小村里转悠开了寻景拍照。雪乡的房子多是木格棱式的老房子,几场大雪过后,它们就像是从雪地里刚长出来的一株株矮矮胖胖的雪蘑菇,慵懒而立。老房子外面的小院儿,都是用木栅栏围起来的,线条简洁却不规则,如同蜡笔画漫不经心的勾勒。当栅栏的木枝披上了银色外衣之后,则酷似一根根即将融化的奶油冰棍,和中间的蛋糕相映成趣。

耀眼的阳光

  沿着山上的木栈道向上攀登,太阳渐渐升上天空,大地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。眼前的天空蓝得让人想醉倒在里面。而我们的四周,纯蓝得没有一点儿瑕疵的背景下,红松白松的树枝上一动不动地托着白雪,如同一只只可爱的小雪狐或笨拙的小白熊,或丰满或小巧。在这里,每一棵身披白雪的大树都如天使般圣洁,天使在人间,我们在天堂。

滑轮胎

  膜拜过山顶的千年大神树之后慢步下山。山下早已成为一片沸腾的海洋。大伙都冲向雪道,牵起一个轮胎开始了刺激的滑轮胎。滑轮胎也是滑雪的一种,只不过滑雪板变成了大轮胎,滑雪的姿势由站立变成了坐着,躺着,趴着等各种你喜欢的姿势。因为轮胎柔软,容易控制,因此即使是小朋友,也可以放心大胆地自己玩上几回。拉上几个朋友,大家排成轮胎队,从雪坡上呼啸而下,细碎的雪末扑面而来,惊叫声和欢呼声划过雪野,快乐伴着风声传递四方!

狗拉雪橇

  玩得尽兴了,又跑到雪韵大街找邮电局寄明信片,寄给十几天后回到南方的自己。街上的游人多了,各色的特产小商店也开张了。最有趣的是当街摆在桌上卖的和路雪冰糕,别奇怪呀,这儿的室外不就是天然的冰箱吗?,有什么食物需要储藏,往雪堆里一扔就行。这里家家养狗,狗是人们的朋友。狗拉着爬犁为主人运送货物,后来旅游的人多了,狗拉爬犁竟成了这里的风景,游客可以坐上爬犁观山赏雪,追回逝去的童年,追逐冬天的欢乐。

雪乡美景

  雪乡,如此可爱。它或许天生为影像而生,为每一个心存梦想的人而生。六个小时后,我再次回到喧嚣的城市。三百公里外那个远离尘世的宁静小村庄,竟如同穿越时空的童话世界,真切而梦幻。

  旅游贴士:

  雪乡农家小屋条件相对简陋。晚上九点后不烧热水。想喝水的朋友要提早把热水装好。火炕一般4—6人合睡。头朝外,脚朝里。睡前最好能在下面多铺一层厚被子,否则一晚让你燥热难眠。也可以在床头放杯水,半夜口渴喝。在东北室内都比较干燥,容易上火,多补水。当地的特产不好说正不正宗,没有想买的,不要随便乱问砍价。

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创作人所有,如您不希望被转载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。

热门资讯